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之十四

14、
午饭吃得是其乐融融、宾主尽欢,如果忽略Steve红得滴出血来的面色和Natasha翻出天际的白眼的话,倒是一顿完美的饯别宴。饭后,众人把一家三口送上了去往斐济的飞机,毛克利则留下来继续未完的训练,约好了圣诞节的时候在Tony的复仇者大厦重聚。
既是出行游玩,一家三口没有使用昆式战机,而是体验了一把普通人的生活。Rose第一次跟着父母出远门,看什么都是新鲜,坐在飞机上好奇的左看看、右碰碰,小小声地问着妈妈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小鸟吃虫,那飞机吃什么……种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和伶俐漂亮的模样引得邻座一对老夫妇爱得不行,简直恨不得立刻拐回家去,当做亲孙女千宠万爱地呵护着。Steve对此表示十分无奈,Natasha倒是骄傲得很。
飞机起飞后,Natasha望着窗外云层变幻,一度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面上倒是一派平静,搁在肚子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安抚好动的James。Natasha固执的给未出世的孩子定了James这个名字,Steve无奈又戏谑地劝说“万一是个女孩呢?”,Natasha娇娇地一瞪眼“我说是男孩,就是男孩,我能感觉到。”,Steve便也只得叹着气揽过那张不爽地小嘴用力吻下去,直到她化成一滩春水软到在自己怀里。
几个小时后,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斐济楠迪国际机场,美国队长全球粉丝会会长兼复仇者联盟后勤保障部部长Phil•Coulson早已将一切打点好。
“妈妈,妈妈,这里就是斐济吗?好美啊!”走出机场,坐在Coulson准备的车里,Rose趴在车窗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沿途风景。与瓦坎达迥然不同的海岛风光和沿途的欧式建筑,让Rose惊叹不已,一路上指指点点,不住惊呼“好美呀!好漂亮哦!”,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可爱模样。对此,Rogers夫妇俩好笑之余也暗暗决定要多找些机会带着孩子们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寻访故人。
斐济有许多景色宜人的好地方,苦行僧Dr.Banner偏偏挑了一处最最偏僻,最最清苦,最最贫瘠的地方做了蜗居之所。隐藏在荒芜的峭壁中间,不着地不顶天的地方有一个粗糙的山洞,并没有刻意地遮掩,但得天独厚的位置优势和浑然一体的色彩重影已经使它难以被发现,Banner就待在那里,一避世便是好多年。幸亏美国队长和黑寡妇都不是一般人,更何况还有粉丝会会长地全力相助,所以,看到Natasha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Banner是惊愕的,以至于忘记了躲藏。等到回过神来,Banner惊慌了,磕磕巴巴地想要解释当初的决然离开,却讷讷地不知从何说起。
莫说Banner,Natasha自己也颇有些近乡情怯的意味,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打量着Banner,瘦了,老了,衣服还是惯常爱穿的那几件,空空地挂在身上;头发乱糟糟的,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似乎又厚了许多;许是因着长年躲在洞中不见天日,皮肤有着病态的苍白,皱皱巴巴地裹在精瘦的骨肉上,Natasha突然想哭,这个男人为着那些本不该他承受的过错竟自苦若斯,而这其中,自己又给他添了多少稻草呢?
这么想便就这么做了,Natasha当真扑进了Banner怀中,搂着他的脖子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一行哭一行诉,来来回回叨唠着“对不起”三个字,到叫Banner茫然无措,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摆了。最后到底Steve看不过眼,抱着Rose参观起了洞中栽种着的花花草草,摆明了我不高兴但我不掺合,一副“你惹得,你负责”的态度,实在叫人气结。
正在Banner不知道是该伸手抱抱Natasha,拍拍她以示安慰好,还是开口说些什么让她别再哭了比较好的时候,一道清丽的女声宛如天籁炸响,拯救了他摇摆不定的窘境。
“Banner?发生了什么?”左手一根试管,右手一瓶药剂,鼻梁上一副防护眼镜,一身白大褂的女人好奇地看着Banner怀里哭哭笑笑的Natasha,询问的眼神来回扫视着相拥的两人。“呃……咳咳……那个……”Banner困窘地红了脸,又不敢伸手去推Natasha,只好发出些无意义的语气词给怀中人悄悄提个醒,不过显然Natasha并不打算理会,反而越发往他怀里钻了钻。女人不悦地皱了皱眉,抬眼瞪着Banner一言不发。小小山洞里安静地可怕,Banner发现Hulk有些按耐不住寂寞了。













PS:自觉越写越糟了,而且似乎跟题目没多大关系😳唉,不管了,还是把脑洞记录下来先,完结后再来修订吧😂尽管那很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故事😜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