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之六

Natasha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生活也会像是泡在了蜜罐里,然而上帝似乎要把欠了她近一世纪的幸福一股脑儿还给她一样,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而孩子的父亲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

“简直是一模一样啊!”轻轻抚摸着尚未凸起的小腹,Natasha低着头,噙着笑,自言自语着,而思绪翻飞回到了从前。

内战结束后,她就离开了美国,躲进了亚马逊丛林的深处,这里能让她稍稍感受到一些些故乡的味道。如果这里也能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风景的话就更好了,可是生活总是充满着缺憾,叼着月桂叶,翘着二郎腿,枕着胳膊闭目躺在大樟树上的Natasha如是想着。

“嘶!嘶!嘶!”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条巨蟒吐着信子沿着纵横交错的枝干缓缓蠕动,渐渐靠近,Natasha只是抬手招了招:“卡奥,发生了什么事?”
卡奥轻轻顶了顶Natasha的掌心,嘶嘶吐着信子,“哦,来了个有趣的小孩儿?你想跟他玩玩儿?”“嘶嘶……”卡奥摇晃着大脑袋,鼻子里喷出气儿,似乎在撒娇,“哈哈……好吧,好吧,寂寞岁月难得来个乐子,玩玩儿也好,小心别出人命哦!”卡奥凑到Natasha跟前,滑溜溜的大脑袋蹭了蹭Natasha的脸颊,摇头摆尾、兴致勃勃地出发调戏,哦,招呼新来的小伙伴儿去了。

等卡奥离开后,Natasha突然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半趴半挂在树上用力地呕吐起来,“天呐,应该给卡奥好好洗个澡了,味道太难闻了!”好不容易吐完,Natasha抹掉嘴边残渍,拍着胸口嘟囔着。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错怪了卡奥。

“Natasha妈妈,尝尝这个。”当被Natasha连唬带骗拐走当儿子的丛林小王子毛克利和他的黑豹兄弟——“那是一头非常帅气的真正的黑色豹子,而不是瓦坎达的小气鬼国王”,后来Natasha跟Steve讲述这段经历时这样解释到——一脸虔诚地奉上自己亲手猎到的猎物时,Natasha看着那血腥的可怜的小兔子,一阵阵不适感涌上来,冲到河边大吐特吐了一顿——“简直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吐个干净才罢休”后来Natasha如此向Steve抱怨撒娇着并成功得到了一大盒冰激凌作为补偿——她终于发觉了自己的不对劲儿,掐指一算,“天呐,我不会怀孕了吧!这怎么可能呢?简直太神奇了!不,我一定在做梦!我要做妈妈了?哈哈,我竟然也能做妈妈了!哦,上帝呀,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我可以考虑一下信奉你!卡奥,我是不是在做梦?千万不要叫我醒过来,天呐,我太开心了!”一人一豹一蟒一熊一脸懵懂地看着好似痴傻了的Natasha,脑门上挂着大大的三个问号“她是不是疯了?”

“在想什么?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瞧瞧,口水都滴下来了。”Steve作势要去擦Natasha嘴角,被回过神的女王大人一掌拍开并附送白眼一颗,他倒也不恼,嘿嘿傻笑着搂住女王大人的腰,捏了捏腰肉,不怕死地说了一句,“Natasha,你是不是又胖了?”

Natasha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拍开他也没踹他,这让Steve惊奇不已,继续作死地说:“Natasha,你发烧了吗?怎么都不打我了?”

Steve觉得Natasha刚刚的白眼已经超越发际线先生家的夫人了,不过自家亲亲老婆大人有点儿不对劲啊,听,她居然撒娇说“Steve,你是受虐狂吗?非要我打你?”。虽然口气一如既往的不善,可那是她独特的撒娇方式,只在怀着Rose时向他展现过的撒娇方式。于是,我们的准爸爸瞪着怀里笑得一脸幸福的红发女人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却半天也没说出第二个字。

“哎,怎么和以前一样傻?”Natasha伸手捧着Steve的脸颊一顿揉搓,嘟囔着抛出了惊天炸弹,“嘿,大金毛,咱们又要有小金毛或者小红发啦!”半天不见Steve有反应,Natasha纳闷地戳了戳他越来越大的胸肌“明明是个男人,这大胸真叫人妒忌。喂,有没有听到我说的?你傻了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Steve突然尖叫着跑了出去,吓得Natasha也大喊了一声,傻乎乎地看着他风一样不见了踪影,甜滋滋地笑了起来“真是个傻瓜!”

“宝贝,我已经跟Coulson还有Tony请好假了,未来的一年里,我绝不离开你半步。你来看,这些都是邻居们送来的贺礼,这只老母鸡据说很会下蛋,咱们养着她,天天下蛋给你吃。Bucky去找木头给宝宝做摇篮了,Sam和Wanda……”很快,Steve就又回来了,带着堆满一客厅的各色贺礼回来了,兴奋地絮絮叨叨。

Natasha脸色越来越黑,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Steve:“闭嘴,Steve,看来你已经宣布的全世界都知道了!”

“嘿嘿,Tasha宝贝,这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儿啊!”Steve谄媚地凑到Natasha跟前,变戏法似的捧出一大束五颜六色的野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嗯,这里找不到更好的花儿了,不过心意是一样的。mama,I love you!”

“哼!”Natasha扯过花束转身不去看他,却把花束小心地抱在怀里,嘴角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Steve在她身后咧嘴傻笑,忙着把各家贺礼归置收纳。

~~~~~~~~~~~~~

为什么是之六,不是之五?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之五被锁了😜等我研究下外接链接哈😊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