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Then what are you doing here?——Steve】

【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Natasha】

之一


 “浩瀚的宇宙中有一个神奇的蓝星,神灵的大手一挥,蔚蓝的天空和大海,葱绿的森林和草原,金黄的高原和沙漠,洁白的冰原和雪山,蓝星有了色彩;奔跑的兽,飞翔的鸟,摆尾的鱼,低鸣的虫,隐匿的蜉蝣,蓝星有了生命;东流的水,更替的日月,蓝星有了历史……于是人类出现,文明产生,王朝建立又没落,大地分裂又合拢,沧海易桑田,高峡成平湖……”自然博物馆里,讲解员动情地讲述着时间的故事,来参观的人群安静地聆听着,一边细细浏览着展出的各色标本。
 “Mom,这是什么?”小女孩清泠泠的声音在安静的场馆里显得特别突兀,小姑娘似乎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对着向她看过来的人们不好意思地吐舌调皮一笑,小手紧张地拉紧了母亲的大手,在妈妈安抚性的轻轻一捏下稍稍放松下来,仰起头看向自家妈妈撒娇地摇了摇胳膊。
 “嘘”有着一头漂亮的红色长卷发的女人伸出一根葱白纤细的手指摆在与头发一个颜色的唇间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牵着女儿的小手转身往外走,细长的高跟鞋走起来竟意外地不曾发出一声声响,母女俩的步履轻盈安静的犹如优雅的猫咪踱步。
 走出博物馆,母女两个大手牵着小手走在不宽不窄刚刚好的街道上,优哉游哉,独特的气质、美丽的容颜、一模一样的着装引来了回眸无数。不过两人倒是一点不受影响,连一丝得色都没有,顾自一行闲逛一行低语,偶尔走进风格独特的商铺细细看上一遭,或对着街边异国风情指点一番。
 小姑娘年岁不大,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异国他乡游玩,对着新奇的事物总能缠着见多识广的母亲叽叽喳喳问上十万个为什么。
 “妈妈,他们穿的衣服为什么和我们不一样?说的话也不一样,皮肤颜色也不一样,妈妈,我们是不是到了阿凡达的星球?”
 “不是阿凡达,是瓦坎达,我们在黑豹叔叔的故乡。”
 “那这里会有BB8吗?Tony叔叔说下次生日要送我一个比维罗妮卡还本事、比BB8还可爱的机器人专门陪我玩儿,可已经两个'下次生日'啦,我还能得到礼物吗?”
 “亲爱的,BB8是Ray阿姨的小尾巴,这里可没有。至于Tony叔叔的礼物……嗯,或许你可以去问问Pepper婶婶。”
 “妈妈,这里为什么到处都有一些奇怪的雕像?长得还怪好看的,就是动作奇怪了点,不像自由女神总是一个姿势。”
 “他们是瓦坎达的守护神,不同的神像代表着不同的本领,他们一保护着瓦坎达的每一片土地、每一个善良的人。Rose要对神灵敬畏,要尊重瓦坎达人的信仰。”
 “妈妈,这里怎么没有纽约那样高的数也数不清的大楼?为什么每一户人家院子里都会种那种奇怪的树?”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格,就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Rose要懂得欣赏他们的好,尊重他们的不一样。”
 ……
 听听这样千奇百怪的问题,也亏得红发耐心学问俱佳,不然还真招架不住小姑娘旺盛的求知欲。
 从日出逛到日落,可算是把瓦坎达的角角落落都走了个遍,母女俩坐在街边的果汁店门口,一人面前一杯新鲜的蔬果汁,脚边是大包小包的战利品。两张差不多的樱桃小嘴咬着吸管无聊地玩着把戏,两双一样的绿眸专注地盯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两双同样白嫩的脚丫挂在椅子上一晃一晃,不知等待着谁的到来。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来?他是不是又把我们忘了?”小姑娘嘟着嘴不满地抱怨着。
 “怎么会呢!爸爸是在和黑豹叔叔商量事情,大概还没有商量好,咱们再等等好不好?”红发摸摸女儿的后脑勺,低声说。
 小姑娘眼珠一转,偷偷摸摸地凑到红发耳边说起悄悄话:“那妈妈,等爸爸来了,咱们装作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好不好?”
 红发装作思考的样子想了一下,然后赞许地点点头,俩母女互相眨了眨眼,无声的达成了一致。
 远处有一个身影急忙忙地跑来,母女俩的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漾满了欢喜,待那人终于气喘吁吁地站在面前,却又一致冷哼一声将脑袋撇向一边,下巴高高仰起,小嘴儿嘟得能挂酱油。金发的男人无奈又宠溺地一笑,不顾两人的嫌弃硬是凑过去一人给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自觉地背起女儿,左手拎着战利品,右手牵着红发,迎着落日余晖走向停在不远处的昆式战机。
 “任务完成了。”金发虽然提问着,语气到是笃定的很。
 “当然!你布置的任务实在是太简单。”红发一脸嫌弃地回答。
 “对啊,对啊,爸爸布置给妈妈的任务,Rose就能完成,根本不需要妈妈出……唔……”红发一把捂住小姑娘叽叽喳喳地嘴,冲着金发讨好地笑笑,瞪了一眼还在挣扎的小家伙。
 “Nat,我们说好的……”金发无奈。这个女儿有多么的来之不易,他就有多么的宠溺,对着女儿恨不得天天抱在手里不叫受一点累一丝苦,偏偏自家妻子总是偷偷摸摸地给小家伙传授些有的没的,弄得小姑娘现在一身本领不输神盾局7级以下特工,要不是他死命瞒着,Fury这家伙绝对会给自家女儿一个编外特工的头衔。不过……叫他埋怨妻子甚至责骂妻子吧,他更舍不得,女儿来之不易,女儿的妈妈更加娶之不易呀!当初经历了多少分分合合、阴差阳错才“骗”到手的宝贝妻子,他可舍不得骂一句!好在,妻子爱他也懂他,虽然不放弃教授女儿本领,但是绝对赞同他藏拙的行为。于是乎,也只好这样无奈地纠结着。
 “放心,放心,没人知道。”红发用力地摆手保证。
 “Nat,咱们现在毕竟在瓦坎达,不像家里那么齐全,而且Rose也到了喜欢炫耀的年纪……唔?唔……”金发的碎碎念刚开始,就被红发用吻堵上了,背上的小家伙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妈妈说非礼勿视。
 夕阳下的这个吻从急切到缠绵,美得惑人心神!

评论

热度(44)

  1. 御哀枷叶微笑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