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Natasha希望Steve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上。这是她希望他能得到的,因为Steve不同于其他角色,我觉得她有时候能在他的身上看到某个自己。她不想Steve和她一样,一直活在失去的感觉上。”--#Scarlett Johansson# 】

在Natasha心里Steve是个很特别的存在,他不像Clint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也不像Stark时刻骄傲如花孔雀游戏人间,他似乎注定了是要为人类贡献一切的。在人民的心中,他就像阿波罗一般把阳光遍洒大地,所到之处一切苦难便会瓦解。于他,人们寄予了太多的希望,各种美好的词汇叠加之下的他是否也有阴暗颓丧的时候,人们并不关心。因为他是美国队长啊……美国队长即正义!

Natasha不知道Steve是否也会有那么一刻想要放弃,但她真诚地希望他能够拥有自己的生活,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哭大笑、大喊大叫,生气了就破口大骂而不用担忧不良的用语给崇拜他的青少年们带来坏的影响,累了倦了就翘班去旅行而不用时刻绷紧神经提防着坏人作乱……想爱就去爱,想恨就去恨,不用顾忌,无需彷徨……

“所以,这就是她拒绝我而支持Tony的原因?”教堂外,Steve紧握拳头面无表情地问着身边的Wanda。

“Cap,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啦。你……”Wanda放下屈起的双手,满脸悲悯地望向Steve。

“我从未放弃过。”Steve的回答掷地有声,他迈开大步向前走,双手重重地推开教堂大门。嵌刻着繁复花纹的古老大门缓缓打开,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教堂,逆着光,Steve看清了跪在神坛前的Natasha,红发已齐肩,一身的黑衣黑裙包裹着曼妙的身躯,红底的黑色高跟鞋衬得脚踝上那块圆滚滚的骨头更加莹润白皙,恰恰听到她说“上帝,世间可有双全法?”,沙哑的嗓音透着疲惫和迷茫。

Steve这辈子都忘不了第一次见Natasha的样子,航空母舰上她迎着风站着,黑色皮衣皮裤加上红色打底T恤勾勒出她的好身材,红色的发丝飞扬,碧绿的双眸狡黠,红唇微启吐出一句“你的狂热粉丝没有叫你给他的纪念卡签名么?”,驱走了他的紧张和不安,也红了他的脸,他至今仍记得那时她吃惊地笑声,那样的愉悦,而今……果然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么?

“你说过,求神无用,不如求己。”定了定心神,Steve努力地装出一付冷冰冰的声音,双眼紧紧盯住Natasha的一举一动。

听到声音,Natasha扶着神坛缓缓起身,轻轻抚平衣裙上的褶皱,转身向着阳光走去,一行走一行说:“Captain难道忘记了间谍的话是不可信的吗?”行至距离那人三步之遥,停了下来,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如果是你,我信!”Steve的回答一如当初在Sam家里时那样令她心悸,Natasha低头浅笑,右手轻抚耳边碎发,低沉的声音透着些许欢喜:“唉,你呀,还是那样的蠢!”不及Steve回应,抢步上前把自己投进了他的怀里:“你为什么要那么好?”语音婉转,似埋怨似控诉。

“Nat……”Steve合拢双臂紧紧抱住她,两人的身体是那么的契合,完美的仿佛本来就属于彼此。Steve想说些什么,想要她回到身边,想告诉她他的生活里有她就是完美,想要怪她不该自作主张,想要告诉他好多好多她不知道的事……可是一切的一切在还未出口就被截断。

退出他怀抱的Natasha又回复了那个精明强干、骄傲坚强地黑寡妇,她笑着说:“Steve,大战之前,能这样抱抱你,我已经很满足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敌人了,Steve,我希望他日战场上相逢,你不要心软。你知道,你总是不合时宜地心软,那样真的不好!Steve,你,要好好的。”

“Nat,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一起?你知道我有多么的需要你?”Steve急忙握住她的手腕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

“对不起,Steve,我,得活着!”Natasha无奈地说。

“难道跟着我就没有活路了吗?Natasha,你也不相信我吗?”Steve的声音透着伤心。

“Steve,你该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超级英雄异于常人的本事才是民众恐慌的根源,无关善恶。那些崇拜你的人也许就是杀死你的人,Steve,你尚且自身难保,我这样恶行累累的敌国间谍又如何全身而退?Steve,我只是想要活着!”Natasha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Steve放弃的,只愿他能够理解自己不得不的选择,“Steve,我不想你无谓的牺牲。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我是无法说服你了,对吗?”Steve颓然松手。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Steve,不与你交手是我此刻能给予的最大的慈悲。

Natasha默默地转身,一步一步,越行越远。

Steve沉默地伫立当场,目送着她远去,手心里还留着她的余温。仿佛攥紧了拳头就能阻止她离开,Steve用尽了全身力气,拳头捏的咯咯响,不自觉地颤抖着。

“Cap,还是失败了吗?”不知何时走到他面前的Wanda不甘心地抿着嘴。

Steve暮地放松下来,双手插进西服口袋里,怔了一下,悄悄柔和了五官: “走吧,明天就是决战的时候了!”抬头仰望着悬挂在半空的苦难耶稣,Steve默默地祈祷,Natasha,你总会知道我有多么执着!

一场决战打得难分难解,都是经年的战友和兄弟,彼此熟悉,相互默契,谁又能把谁怎么样呢?上帝终于心疼了一回Natasha,实现了她那卑微的愿望,不复相见在敌营!

最终,内战以Tony的退让、Steve的妥协、法案的修正而结束,没有人死去,没有人离散,只是人民再也见不到他们的美国队长了!至于黑寡妇的离去,除了曾经的战友们,谁又在意?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