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A lovely face

【A lovely face】
Steve的梦里有一张脸,从清晰到模糊,又从模糊到清晰,在他近一个世纪的生命里砸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Peggy死了,对于一个创建了神盾局,为美国、为世界和平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伟大女性来说,死这个字眼儿显得过于普通过于轻率,媒体和官方更爱用“逝世”“与世长辞”这些字词来修饰,以彰显尊敬和重视,然而对于Steve来说,便只是Peggy死了,这个世界上曾亲眼见证过他的弱小的人死了,他的best girl死了。葬礼肃穆而庄严。生前,他不能牵着她的手跳一支舞;死后,他定要扶着她的七尺棺送她走完这人世最后一程。Steve是满足的,可看到那张苍白的脸沉默地立于一侧,Steve心里只觉得又酸又痛又甜又涩又苦又怅,千种滋味纠结缠绕,搅得他差点抬不动这沉沉的棺木“Peggy,我又多欠了你一件应承了却没能做到的事,你怪我吗?”
葬礼结束后,Steve把自己锁进了房间,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Steve又回到了从前,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不仅得不到姑娘们的亲睐,连从军报国的夙愿也无法实现,他只好用着最真诚最渴望最羡慕的目光注视着那些穿着军装的小伙子们,被穿红着绿的姑娘们邀请着去跳舞去约会。他插着口袋游荡在纽约的大小街区,身边不断有三轮摩托载着姑娘小伙欢笑而过,或是夹着公文包的军士匆匆走过。Steve隐约觉得自己的命运该有个大大的转折了,他会遇到一个有着栗色长卷发,爱穿红裙子的姑娘,他会因为她而变得强大,然后他会有一个漫长的假期,再然后他会遇见另一个有着红色头发,爱穿黑裙子的姑娘,那个姑娘……梦里的Steve蜷缩在街角,不顾身上被人打了的酸痛,一个劲儿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他怎么想不起来了?他怎么会想不起来了?他怎么能想不起来呢?
Steve在梦里挣扎,身下的床单汗湿了一片,一只称不上纤弱无骨但还算好看的手覆上他的额头,手心里的冰凉让Steve奇迹般地平静下来。梦里他驾驶着飞机撞入北冰洋,冰凉的海水渐渐淹没他的四肢,浸入他的口鼻,四周冰凉彻骨,心口却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眼前出现的仿佛是Peggy的泪眼,耳边是似曾相识的嗓音轻唤“Steve?Steve?……”这声音安抚了他躁动的心,仿佛远行的旅人、离家的游子、流浪的行者遇见了命中的归宿。
“Peggy,Peggy……l'm sorry……sorry……”轻语低喃,Steve不断说着抱歉,抱歉什么呢?是抱歉最终没能邀她跳上一支舞?还是抱歉让她伤心了?一滴清凉水落在脸上,Steve心头渐渐清明起来,缓缓睁开眼,屋内漆黑一片,只有风从没关严实的窗户里吹进来,吹动窗帘,漏进丝缕阳光。Steve抬手摸了摸脸,湿润的触感让他疑惑,指尖舌尖一触即散,咸咸的味道,是泪!
Steve惊坐起身,跳下床“唰”一下拉开窗帘,大把大把阳光泄入,阴暗的屋宇霎时明亮,环顾四周哪有第二个人在?可,床头柜上冒着热气儿的早餐是谁端来的?床边椅子上叠放整齐的衣衫是谁预备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脸上未干的泪水是谁留下的?隐约有了一个猜测,脑海中便渐渐浮现一张脸,狡黠的、冷艳的、狠辣的、惶惑的、苍白的、忧愁的……Steve发现自己的记忆中储存了太多这张脸不同的情绪,唯独没有喜悦的、幸福的,没来由便升起心疼。
换上她准备的衣服,吃下她准备的早餐,无糖的牛奶、双面煎的流心蛋、夹培根的全麦吐司、一小撮细盐,她知道自己全部的喜好。
取出怀表中的照片,小心夹进《圣经》中,合上书页之前,Steve小心抚平照片的折痕,低喃“Peggy,你说的对,我该往前走了。我,想要给她幸福,想要她的欢喜都是因为我,想让她再也没有忧伤。Peggy,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你,会帮我的,对吧?”
打开门,他依旧是那个面容严肃的美国队长。走进指挥室,伙伴们都在,看到他精神奕奕的样子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似的,让开了一条通道,他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正认真敲打着键盘的红发女人,神盾局的制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长长的卷发掩住了她绝美的容颜。Steve忍不住笑开来,抬手揉碎自己对着镜子打理了半天的头发,低声问自己“你在担心什么?你在害怕什么?你已经不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了,你还怕得不到心上人的爱吗?你很清楚你们相爱,你会允许她逃走吗?”
许是他的眼神太炽热,对面的女人终于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他,惯常的戏谑笑容,熟悉的调笑语调“我以为Cap又要睡上七十年呢……”
“Cap?不叫我Steve了?”不等她把话说完,Steve对她的称呼皱起了眉,对方明显被噎了下,眨巴着眼呆楞地望着他,眸中的疑惑使她看起来像是一只蠢萌的猫咪。Steve忍不住哈哈大笑,双手把她的头发揉乱,她又羞又气又不解,红着脸气哼哼的摆脱他的魔掌,猫咪炸毛了“what the hell?”周围响起善意的窃笑,猫咪锐利的眼刀划过,没了声响,再一个威胁的眼刀甩出,纷纷逃离,Steve抖着双肩闷笑不已。
“哼!”猫咪冷哼一声,抬腿就走,Steve眼疾手快的捞进怀里,一手揽腰,一手扣住她后脑勺,怀中人明显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顺势偎进他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抬头看向他,俏语戏言“怎么,睡了一觉,胆子大了不少嘛。”眸子里闪烁着战斗的光芒,如同一只捕猎的母狮。
“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哦。”Steve赤红着脸,强作镇定的反击,扣在她后脑上的手沿着脊椎下滑,引起一阵颤栗,暗喜着她的反应,Steve两手交汇把她往自己怀里又紧了紧。
“老冰棍口齿越来越伶俐了嘛。”努力忽视在她腰上作乱的双手,Natasha倔强地抬起头瞪着Steve,“看来老冰棍是寂寞了,怎么,要姐姐给你介绍个好姑娘么?”
Steve简直爱死了她此刻的倔强和言不由衷,Natasha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眼睛里迸射着的威胁目光已然泄露了她的真实想法,Steve想自己要是回答“好”会不会被追杀!不过,逗她真的很好玩儿啊。
“还是你最了解我。How about……”低下头,Steve在Natasha耳边低语,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脖颈,故意停顿了一下,听着她乱了心跳,才得意的吐出最后一个字“you!”
“What?Are you OK?”.瞧这女人问的什么话!Steve不客气地翻了白眼,惩罚性地用力捏了一把她挺翘的屁股,毫不意外地引来一声惊呼外加一个寡妇蛰……嘶,个死女人,要不要这么狠……揉着被电麻了的后腰,Steve颇为哀怨地瞪了一眼Natasha,后者激灵灵的打了个颤,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你谋杀亲夫啊?还有,你躲那么远做什么?”瞪着自己往前一步就弹开一大步的Natasha,Steve气结。
“什……什么亲夫,你可别胡扯。”该死,她怎么不记得这家伙还会胡扯?“你,真的是Steve·Rogers?”
翻了个白眼,Steve实在受够了这一进一退的局面,往前大跨一步,重新把Natasha扯进怀里,一把堵住了她将将呼出口的惊叫。至于用的什么办法堵的,扒门缝偷看全程的复联兄弟们表示“画面太美,小孩子家家的,别瞎打听!”
“你还逃吗?”瘫软在Steve怀里喘着粗气的Natasha听到他一副怨妇口吻的问话,气不打一出来,好不容易忍住再给一个寡妇蛰的冲动,没好气地反问:“你抱得这么紧,我要怎么逃?”
“你自然有办法,不过……”Steve自信一笑,“你才舍不得伤我。”
这男人是失忆了吗?好像自己刚刚才喂了他一个寡妇蛰!虽然心里吐着槽,手上使劲拧着他的腰肉,不过嘴上Natasha还是忍住了毒舌:“不伤你的办法也不是没有。”Natasha对自己的本事还是十分自得的。
“可你不想。”Steve一边呲牙裂嘴的说,一边不得不抓住她的手把它们禁锢在她身后他的掌心里,看着她的脸,浅笑盈盈,这女人从来敏锐,想必是明了了自己的心意吧。Steve突然生出了些忐忑,颇有些远归游子近乡情怯的感觉,张了张嘴犹豫着不知该问不该问,忽而又有些赌气,堵嘴说道:“你用寡妇蛰伤了我,你得为我下半生的幸福负责。”全然不知自己的话是多么歧义。
果然,色色模式打开的Natasha眼眸一亮,欺近身暧昧地问:“你说的是哪一个下半生(身)?”说着,还抬腿蹭了蹭Steve的大腿内侧,最后“火上浇油”地挺了挺胸。Steve蹭一下烧红了脸,下身起了明显的变化,尴尬地听着门外的抽气声,咬牙切齿地警告“你再笑,我不介意就地正法了你。”
“你敢!我一辈子叫你找不着我,哼!”Steve苦笑着抱紧了怀中人,谁叫自己爱上了她呢?也只好被她欺负的死死的了!




………………………………………………………………………Ps:似乎有点离题😂😂😂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