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阳光


浴室内,水声哗哗;浴室外,Steve局促不安地坐在床沿。
“叮咚”突然响起的短信提示音吓得Steve一个激灵惊跳起来,瞪着被甩开老远的手机半晌才反应过来,拿起点开一看,Tony那张欠扁的脸占据了整个屏幕,信息上只有四个字外加一个大大的坏笑。盯着那四个字,Steve红了脸。
内战后,还来不及收拾心情重归于好的复仇者们,又直面了灭霸的大军侵入,不过艰苦的战斗到是帮着打破了几人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壁垒,虽然这么说有毁形象,但内心里复仇者们都有些庆幸这场战争的到来,战争让他们又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挚友、家人,甚至爱人。
战争结束后,所有人都觉察到Steve和Natasha之间多了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在最初的不解纠结过后,到都乐见其成,暗地里关注着他俩的进展。可惜两个战场上自信心爆棚的老古董,到了感情面前简直自卑的让人忍不住揍一顿。不过相对于老冰棍,历史教科书更加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不,一次party上,Natasha趁着酒醉对Steve告白了。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Steve的回应,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Steve竟然阴沉着脸转身就走……what the hell?老冰棍,你什么毛病?Clint当即摔了杯子,Tony召唤了维罗妮卡,要不是Bucky和Sam死死拖住,他们能揍得Steve认不清今夕是何夕。
看着Natasha挺直的背影,Hill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她,又发觉此刻怎样的语言都显得苍白。Natasha倒是自己转过身来,冲着他们两手一摊,俏皮地眨眨眼,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到:“唉,老冰棍还是这么不经逗,以后可怎么找女朋友?啧啧啧……”说完摇头晃脑地走向吧台。 这样的她让其他人心里更觉突突的,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时间鸦雀无声,气氛沉闷不已。
就像Natasha本该在那里一样,当Clint问“谁见过Natasha”时,大家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见过Natasha了,Natasha已经如她来时一般消失的仿佛从未存在过。于是Steve终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迟到了许久的胖揍,这回连Bucky和Sam也不帮他了,他们以为他至少会去找Natasha解释。不明就里的民众们则被吓得以为复仇者们又内战了,一时间Hill再次享受了一把来自长枪短炮的问候,恨得她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谁叫始作俑者一个不知所踪,一个魂不守舍。
再次见到Natasha已经是半年后的事了,Steve掰着手指数了数,正好与洞察计划时一样。想起那时归来的Natasha爱上了Banner,Steve心里一阵恐慌。当初听到Natasha的告白,狂喜和震惊冲击着他,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当时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而不合时宜的犹豫又让他做了一件后悔万分的事。半年多来,他依旧时时想起Peggy,但更多的时候他思想着那双满含戏谑的盈盈绿眸,所以他是多么感激Natasha对任务的执着心和好奇心,只有他自己能明白。
此刻,他正站在任务执行期间的临时休息处,一间小的只能摆下一张双人床,布置的十分艳俗的房间内,一床一被一枕头,一个大写的尴尬……最初的面面相觑后,还是Natasha最先镇定下来,扔下行李借口洗漱躲进了浴室。Steve不确定Natasha心里是不是正不住咒骂着安排这一切的Tony,但那略显狼狈的背影取悦了他。
浴室里,水声哗哗,Natasha坐在马桶盖上盯着手机里的备忘录出神。备忘录里记录着这半年里她的疯狂,她把自己关在了与世隔绝的秘密基地里,疯狂地描画着他,笔触由稚嫩而成熟,画技由最初的手足无措而随心所欲,备忘录里一张张记录的全是她的思恋,她一张一张地描摹过去,最后愣愣地看着最后一页默然无语,那里唯有一首艾米莉·狄金森的四行小诗: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滴答,滴答”手机终因没电而自动关机,漆黑的屏幕上晕染开圈圈涟漪,那是黑寡妇从不在人前滴落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啜泣声在哗哗流水中湮灭,黑寡妇的哀愁不被人知。
“唉!”温柔地叹息声里,Natasha跌进了渴盼已久的怀抱,她惊慌失措地挣扎只换来了更加用力的禁锢,头顶那个温暖的声音半是心疼半是恼怒地说:“要不是我见你进来这么久怕你出事,忍不住闯了进来,你打算一个人哭到什么时候?”其实他更怕的是再一次失去她的踪影。
“谁说我哭了!”Natasha停下了挣扎,他的心疼让她心惊,不愿去想那意味着什么,习惯性地竖起尖刺护卫自己,“你这样闯进来,不要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黑寡妇的寡妇蛰可不是小孩子的玩具。”
“你一定要这样吗?你从前从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终究是伤了她啊,Steve心里的恼怒被歉疚盖过,低头看她乖顺地任由他怀抱着,但那垂在身侧的双手、僵直的脊背,Steve品尝到了爱情的苦涩,咽下那无用的伤怀和惆怅,Steve轻柔地捧起Natasha精致的小脸,吻去悬在眼角来不及滴落的泪水,凝睇着她低眉顺眼的冰冷表情,轻叹“我的答案虽然迟到了半年,可我仍然希望你能允许我说给你听。”
睫毛轻颤,Natasha只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儿,手足冰冷,她想捂住耳朵,她想咆哮怒吼,她想夺门而出,她想要做任何能够远离他的事,她甚至祈祷敌人能够在此刻杀上门来,她的脑袋告诉她无数种摆脱他的招式,她的身体却一动不动地呆坐着,她的心叫嚣着“说吧!说吧!快告诉我你的答案!赐我光明或弃我于黑暗!”,她的唇却倔强地紧抿着。她只是乖顺地任由他捧着自己的脸颊,拇指略过红唇,粗糙引来颤栗,他轻轻地在耳边说:“Natasha,我是如此开心你没有放弃爱我,原谅我当时不礼貌的行为,我只是太过高兴以致于有些疯狂,因为我渴望得到你的爱已经很久很久了!”
筑起的高墙刹那崩塌,Natasha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Steve怀里,委屈地抱紧他,控诉着“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伤心这么久?为什么?”Steve心虚地挠挠头:“你隔绝了所有联系方式,我找遍了所有你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我找不到你,你躲哪儿去了?”这下轮到Natasha不好意思了,她支吾着想要转移话题:“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一起洗!”话出口,两人都吃了一惊,Natasha立刻浮起了一丝戏谑地笑意,Steve觉得脸上像是有火在烧,他气哼哼地揉红了Natasha玲珑的双耳,这才满意地吻住了那想要抗议的红唇,哗哗的流水依旧被冷落。
傻瓜,我一直待在你的身边,从未离开!
傻瓜,你一直藏在我的心里,直到永远!

评论(2)

热度(47)

  1. 静水忧悒沧笙踏歌枷叶微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