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小喵日记番外6

小喵日记番外6、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 纳兰容若《虞美人》


    阿斯加德的王座上,Thor沉默地斜倚着,他的雷神锤静静地立在脚下,旁边掼了一只华美的高脚杯。


    “父亲?”阿斯加德最讨人喜欢的小公主抱着自己的宝剑悄悄靠近,长长的睫毛扑闪着,黑白分明的双眸里有着担忧和感伤。将宝剑轻轻放在一旁,Torunn想要悄悄拿走父亲手中的酒壶。


    “Sif?”Thor一下惊醒过来!隔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醉酒带来的晕眩感,看清眼前与他一样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女儿,叹息“原来是我的小公主啊!”一伸手将女儿抱上王座搂在怀里,父女两个无声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


    “父亲又在思念母亲了?”隔了一会儿,Torunn小心地问。


    “Torunn知道那里曾经站着谁吗?”Thor不答,反而手指着王座右前方的那块空地问,不等女儿回答,又自行解答到,“在我还没有成为阿斯加德的王之前,那里站着我的母后和你的母亲;在我成为阿斯加德的王之后,那里站着的只有你的母亲!”


    “母亲……是个怎样的人?”Torunn小心询问。母亲是阿斯加德的一个禁忌,难得今天父亲愿意和她讲讲母亲,或许愿意告诉她有关于母亲的故事。Thor沉默不语,倒是没有向往常那样暴跳如雷,Torunn便隐隐期待了起来。


“你的母亲是阿斯加德最美的战神!是父亲最忠诚的伴侣!”Thor凝视着那王座前的方寸之地,呢喃着说。


Torunn皱眉不语,年纪尚小的她无从得知当年父亲母亲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常想父亲应该是爱着母亲的吧,当他凝视着那片方寸之地,浓浓地孤独和怀念便从父亲身上散发出来,他的眼神不再凌厉,嘴角偶尔会露出一丝笑容。每当此时,臣民们往往叹息地离开,留给父亲独处的空间。可父亲又十分严厉地禁止臣民谈论母亲,包括褒扬怀念之语。王宫里与母亲有关的一切事物都被封存在母亲原来的寝殿里,重兵把守,那里俨然已成阿斯加德的禁地。唯有这炳宝剑,母亲曾经佩戴、用来御敌的这炳宝剑,留在了她的身边,陪伴着她渐渐长大!


Torunn看着再次陷入回忆中的父亲,悄悄爬下王座,抱起她心爱的宝剑,慢慢退了出去。明月当空,她要去与母亲说说悄悄话。


月华透过玻璃照射进来,那片方寸之地上隐隐约约开出了朵朵凌霄花,枝叶交缠、花开泠然,那是Sif最喜欢的花,王宫的窗格上曾雕满了凌霄的图案,那一年,他下令全部毁去,却原来,还有这一寸漏网之鱼!


身穿斗篷的女子转身回眸,眸中含悲,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头!Thor情不自禁起身向前走了一步,伸手想要触碰她,她却如一阵轻烟消散于天地间,他颓然垂手、瘫坐在地,Sif,你给的惩罚何时才是尽头?王座前再不见你的身影,宫殿里再不闻你的笑语,失落时再没有你的支持,开怀时再不能与你分享!若是当年,我早些明白自己的心,我们是不是也能像中庭的那群朋友们那样幸福?阿斯加德的最高峰是不是依然有你飒爽的英姿?我们的小公主Torunn是不是不用这样孤独?




——TBC——Maybe——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