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小喵日记26-30

小喵日记之二十六:

  啊哈哈哈哈,天不怕地不怕的妈妈居然怕蟑螂!!!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是大扫除的日子,我正在整理自己的房间,突然听到“啊!!!!!”一声尖叫,赶紧出门一看,走廊上,妈妈正挂在爸爸脖子上又叫又跳的,可怜的爸爸被勒得快透不过气了!我长大了嘴巴吃惊地看着,James、汤包和桃子也闻声出来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小桃子还傻乎乎地学着妈妈的样子抱着汤包又叫又跳的,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小白痴,没看到妈妈正瞪着你吗?为了不让桃子可怜的小屁股变成“桃子”,我赶紧领着他们躲进自己房间。不过我还是偷偷的从门缝里观察着。

  “Nat……冷静……冷静……我……透不过气……了……”爸爸一边努力安抚妈妈,一边艰难地挣扎。

  “Steve,救命,里面有,有……”妈妈闻言放开了爸爸,不过还是紧紧地扣着爸爸的胳膊。嗯,爸爸的脸很扭曲,想必妈妈一定扣得很紧很紧很紧,哦,可怜的爸爸!

  “有什么?什么东西能吓到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黑寡妇?”显然,这个时候并不是调笑的好时机!爸爸理所当然地被妈妈瞪了一眼,然后被毫无防备的一脚踹进了房间,伴随着妈妈一声怒吼“不把那东西消灭,不准出来!”

  “你至少告诉我要消灭什么?”房间里传来爸爸郁闷的声音。

  “就是某种会飞会爬、黑不溜秋、恶心极了的生物。Shit!家里为什么会这种东西?”妈妈气急败坏地原地踱着步。不过,那到底是什么啊?躲在房间里的我和爸爸一样一头雾水!

  最后,实在不知道妈妈在怕什么的爸爸,本着宁错过不放过的原则叫来了他的万能粉丝——Coulson叔叔解决这件事!妈妈一看,索性让Coulson叔叔给我们家来了一个彻底的大清扫。

  当Coulson叔叔捧着一个装着大大小小几十只蟑螂尸体的盒子给爸爸妈妈看时,妈妈敏捷地跳到了爸爸身后,一叠声喊着“带走!带走!扔得远远地,用火烧了它们!确保不能有任何一个活口!赶紧带走!带走!家里还有吗?你确定全部清理完了吗?徒子徒孙都消灭干净了?要是让我发现还有,Coulson你死定了!”呃……可怜的Coulson叔叔……

  不过这也让我们知道了胆大包天的黑寡妇竟然害怕一只小小的蟑螂,啊哈哈哈哈!爸爸已经快憋不住笑了,Coulson叔叔和那些特工叔叔们也是一脸使劲憋笑的表情……嗯,不过,看着那一盒蟑螂……的确很恶心啊……对不起,我要去吐一会儿……

——2031年6月6日

  “蟑螂”现在是我们家的一个禁词!但是对父亲来说更像是一个福利。每次他惹得母亲生气不理他的时候,他就偷偷跑到母亲身后大喊一声“蟑螂啊!”,然后就可以心满意足地享受母亲地投怀送抱了!虽然事后会被狠狠地训一顿,不过哪里比得过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得意!

 

小喵日记之二十七:

  今天是国庆节,也是爸爸的114岁生日,Tony叔叔准备了一个盛大的Party,不过爸爸说只想跟妈妈还有我们一起过一个简单温馨的生日,Tony叔叔有点扫兴不过他还是办了Party,说不能浪费这个好借口。据妈妈说爸爸100岁生日的时候,Tony叔叔订了一个巨大的冰棍型冰激凌蛋糕,上面插满了蜡烛,足足一百根,害得爸爸为此被那些无聊的叔叔阿姨取笑了好久,现在已经得了参加自己生日Party恐惧症。妈妈说的时候,爸爸一直无奈地看着妈妈,最后说到“亲爱的,好像取笑我最起劲最久的那个人就是你!”

  “那你还娶我?”妈妈立刻不高兴地回嘴。

  “娶回家才能在你取笑我的时候,名正言顺的惩罚你啊!”爸爸两手一摊、耸着肩膀瘪嘴说。

  “什么惩罚?”我好奇的问。可是对于我的问题,刚刚还气呼呼的妈妈突然抿嘴偷笑起来,而刚刚还很得意的爸爸一下子脸红耳赤,说话都结巴了“呃……这个……那个……Nat!”,最后还瞪了妈妈一眼。

  “Sweetheart,等你以后遇到了心爱的人,你就会知道该怎么惩罚他了!”妈妈忍着笑说了一句高深的话。

  虽然姐智商棒棒哒,但是妈妈,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啊!——我敢保证我当时一定是一脸很愚蠢的表情,因为妈妈突然爆笑出声,笑得直接滚进了爸爸怀里,James个小笨蛋在一边看着我们傻呵呵的笑,汤包瞪大眼睛一脸稀奇,桃子早就笑得手舞足蹈打翻了自己的汤羹洒了自己一头一脸,爸爸则搂着妈妈一脸无可奈何地笑,脸上的红色更深了!——所以到底是怎么惩罚啦???

  切蛋糕的时候,妈妈和我一起把爸爸的脸拍进了蛋糕里!不过很快我们就被反击了,可是偏心的爸爸一直追着我抹蛋糕,弟弟妹妹也没能幸免,只有妈妈没被抹,拿着相机拍个不停,明明妈妈抹爸爸抹得最起劲。被爸爸追的满屋子躲窜的我机智地躲到了妈妈身后,没想到妈妈扔下相机加入了爸爸的阵列!救命啦,老头老太“虐待”儿童啦!!!

——2031年7月4日

  对于那个“惩罚”,其实我当晚就知道了内容!洗漱后准备睡觉的我听到父亲在厨房里对母亲说“今晚要好好惩罚惩罚你”时,机智地躲到角落里偷看厨房动静。厨房里,母亲仔细地为父亲擦去头发上脸上的蛋糕,然后父亲给了母亲一个深情而长久的吻。大概持续了快十分钟,我已经忍不住瞌睡连连了,他们才气喘吁吁地分开了彼此,母亲嗔怪地捶了父亲一下,父亲搂着母亲低低地笑了起来。等了等见厨房里两人只是拥抱着慢舞,我这才打着哈欠回房,心里还在吐槽“不就是一个吻嘛,不痛不痒算什么惩罚啊,老头真可怜!”然而事实证明,当时的我还是太年轻。直到我和Tara定了情才明白所谓的惩罚究竟是什么?而当年厨房里真正的惩罚在我离开之后才开始!老头老太在早已暴露的我面前狠狠地秀了一会恩爱!

 

小喵日记之二十八:

  妈妈的生日是哪一天呢???              ——2031年9月1日

  9月4日是我和弟弟妹妹们共同的生日,那天Tony叔叔正在和父亲母亲商量我们的生日Party要怎么办。Party狂魔Tony叔叔也厌烦了换汤不换药的Party模式,想要有点新意。母亲表示没什么所谓,反正她向来不习惯这些。父亲依旧希望能够简单而温馨就好。我领着弟弟妹妹们在一边玩,突然小汤包问了一句“Mummy的生日是哪一天?”

  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对啊,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过过母亲的生日。不过奇怪的是父亲竟然也从未提起过,母亲的一切他记得最牢了,怎么可能单单忘记了生日?面对着我们的疑问,母亲笑笑说:“事实上,就连我也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呢!毕竟时间过去太久了。”

  Bucky叔叔不无遗憾的说:“如果我没有被洗脑,或许会记得。毕竟身为教官,你们每个人的资料都是要熟知的。”

  “那也没用,谁知道他们给你看的是不是真实的资料呢?”母亲安慰着他,拍了拍父亲搭在她肩上的手又说:“其实从红房子毕业之后,我有去当年的福利院找过我的资料,我到底是把它们藏起来了还是销毁了?已经记不得了,毕竟被强行洗掉的记忆不是那么容易回来的。而你们现在看到的资料是我伪造的。”

  “Wow!老冰棍,你真幸运!”Tony叔叔的话总是让人抓不住重点。

  不过父亲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笑看着母亲说:“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庆祝!”

  “Wow,你们竟然偷偷庆祝Natasha的生日?太不够意思了,哪一天?哪一天?我一定要办一个盛大的Party!”Tony叔叔兴奋地摩拳擦掌,我们也纷纷竖起了耳朵等答案。

  “Well!那就看你们的本事啦。”母亲神秘一笑,拖着父亲到吧台边说悄悄话去了,留下我们开始冥思苦想到底是哪一天。我们首先排除了父亲的生日、我们姐弟的生日以及其他复仇者和他们伴侣、孩子的生日,他们庆祝的日子一定是个有着纪念价值又独一无二的日子!究竟是哪一天呢?我们陷入了激烈地讨论中。

  我们又接着排除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第一次成为搭档的日子、父亲告白、求婚以及他们结婚的日子也都一一排除。后来Hill阿姨说“我记得Nat出生在冬天,应该逃不开那一段时间。”

  Wanda阿姨补充说“Nat最难忘故国,一定跟俄罗斯,不,跟前苏联有关。”

  Banner叔叔也分析说“Natasha想法跟一般人不太一样,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最后Tony叔叔总结说“okay,现在我们来分析分析10-12月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

  每个人都开始搜索记忆里那些特别的事件,突然Clint叔叔大叫一声“不会吧!”所有人都看向他,不过他一直否认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也太……哪有人庆祝这种日子的!”

  “Clint,到底哪一天?”Tony叔叔不耐烦的打断他。

   Hill阿姨和May阿姨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齐惊呼“不会吧?”

  “你们也知道?到底哪一天?”Tony叔叔着急的问。

  “你们还记得有一年冬天,captain和Nat吵过一次很厉害的架吗?Nat甚至赌气离开了美国?”Clint叔叔说。

  “不会吧……”大家一致认为不太可能,哪有人庆祝这种日子的!

  “那是他们在一起之前最后一次吵架,说不准啊!”Hill阿姨说。

  “而且Natasha的想法……”Banner叔叔的话让大家瞬间黑线,母亲的脑回路的确异于常人,上次的密码以经让我有了深刻印象,想来其他叔叔阿姨一定也有他们的独特经历。

  最终我们决定冒险验证一下,母亲依旧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而父亲那一脸吃惊的样子则让我们确信找到了答案!

  然而彼时我们只想说的是“……你这个老伙计!”

  谁会选那么个日子来当作生日庆祝的啊!!!  

 

小喵日记之二十九:

  我们决定给妈妈一个新的生日,那个日子是什么鬼啦!        ——2031年9月2日

  在知道答案后,Tony叔叔当即傲娇地表示“我才不要办Party庆祝那种日子!”其他人一致点头表示赞同。老头也真是,宠老太太宠得没边儿了!

  于是,在考虑了一个晚上后,我和弟弟妹妹们决定给母亲找一个新的生日!母亲对此不置可否,倒是父亲当时怎么看怎么一脸惋惜的样子!我有点不爽,老头一激灵——大概是被老太太踹了一脚——表示了支持!

  在选生日日子的时候,我发现小汤包太有想法了,常常一针见血指出不恰当之处,总能抓住别人没注意到的细节,可惜是个选择障碍症,总是陷入左右为难的纠结中!而小桃子除了胆子贼大,老爱傻笑外,是个汤包说一他不说二的忠犬哥哥,绝对的妹控啊!可是怎么就老爱顶撞我咧?你个爱妹妹不爱姐姐的浑小子,哼!还好,我有James!

  在一番纠结后,我们终于选定了几个日子,不过……

  和父亲的生日同一天,母亲不答应,说不能便宜了老冰棍;

  和我们姐弟的生日同一天,Tony叔叔不答应,说不能剥夺了他开Party的乐趣;

  选择俄罗斯的国庆日,父亲不答应,说母亲曾经属于苏联,而苏联已经消亡,和俄罗斯没什么关系;

  选择冬天第一场雪落下的那一天,Hill、Wanda、Pepper等等阿姨们不答应,说太难准备礼物,生日应该是固定的;

  ……

  唉,众口难调,母亲的生日真是太难搞定了!

  最后,母亲满是希冀地看着我“我更想要找回我真正的生日。”

  ………………好吧!好吧!那就看看你的儿子女儿们本事如何,能不能找回你真正的那个生日吧!

 

小喵日记之三十:

  纽约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我们决定给妈妈一个惊喜!       ——2031年12月20日

五岁那年的圣诞节,好像特别为庆祝我和母亲和好一样,纽约下了第一场雪,洁白的雪花在街灯的照耀下纷纷扬扬地落下,掩住了一切的污淖和破败。母亲抱着我坐在飘窗上,轻柔地讲述着西伯利亚冰原上那一次死里逃生的故事。而正是那一次雪地里的历险,让母亲下定决心摆脱控制,与过去彻底决裂。

“妈妈,那个人把枪顶在你脑袋上的那一刻,你害怕吗?”彼时我问。

“不怕!因为妈妈相信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母亲摇着我认真地说,“Rose,你记住,狡兔三窟,做计划的时候永远不要忽视那些看起来不足为道的细节,因为这些细节往往能够决定成败。关键的时刻,说不定就是他们救你一命。”

“妈妈,我会牢牢记住的。妈妈,你想念俄罗斯吗?”

“想啊!怎么能不想呢,那片土地上有妈妈的根!Rose,你长大以后,可以去到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工作、生活,甚至更改自己的国籍,但是你永远不能忘记自己是谁?从哪儿来?只有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根在哪儿,你才能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母亲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铭记于心,而这些经验之谈和人生感悟也的确令我在此后完成各种任务、经受各种考验时获益良多。

11岁那年的初雪落下时,我和弟弟妹妹们决定给母亲办一个生日会。母亲说冬天是万物孕育新生的准备阶段,而初雪降落是冬天的开始。母亲生于冬季,长于冬季,最终跨过严寒迎来新生,尽管阿姨们否决了这个提案,但我们依然决定把初雪降落的这一天定为母亲的新生之日!

那一天,我和James负责布置,父亲负责晚饭,汤包和桃子负责缠住母亲尽量让她晚点回家。当一切准备就绪,母亲恰好带着汤包和桃子回到家。家门推开,迎接她的是一室温暖。烛光摇曳中,我们唱着俄语版的生日快乐歌将母亲迎到餐桌前,桌上是父亲照着食谱偷偷练习了好久的俄罗斯传统生日餐,生日蛋糕上是俄罗斯广袤的雪原和森林,两大四小六只憨态可掬的棕熊在嬉戏、打闹。那一刻我听见母亲哽咽着一连声说着“谢谢”,她激动地亲吻着我们每个人,当然父亲得到的亲吻时间比我们姐弟加起来都要长。我们吃着蛋糕,听着母亲唱着俄罗斯童谣,听着父亲打趣母亲的种种糗事,然后被羞恼的母亲追着打。父亲会故意摔倒在地,然后我们一起帮着母亲压制父亲,挠他痒痒,或者用母亲的化妆品给父亲画一个大花脸。幸福已经不足以表达那一天的感受!

此后的每一年,我们都在期待着初雪的降落,然后在那一天给母亲带去不一样的惊喜!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