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I DIDN’T WANT YOU TO BE ALONE番外二、四季相思

    【冬季里相思腊梅花儿开,

      雪花飘飘落尘埃,

      寒风吹来透骨冷,

      心上的人儿啊……

      心上的人儿一去不回来,

      相思泪哀哀】

 

       百年一遇的大雪肆虐纽约街头的时候,史蒂夫回来了,独自一个人。

       托尼用自己完美无比的高贵鼻孔迎接了他。

       Friday为史蒂夫巨细靡遗地说明了其他人的近况。

       克林特邀请他去自己的农场里过冬,据说蚁人和小蜘蛛也在,不过,史蒂夫摇摇头婉拒了。

       据说,班纳博士一直待在斐济的某个地方,托尼偶尔会去找他打一架。

       据说,索尔终于成了阿斯加德的王,洛基虽然不折腾地球了,但是对于给哥哥找茬乐此不疲,还经常来找托尼,两个促狭鬼很是让索尔焦头烂额了一阵子。而王后希芙的不知所踪倒是让洛基安静了下来,主动揽下了找回王后的任务。

       神盾局的重建工作困难重重,异人族的来势汹汹让希尔和菲尔、梅琳达小队忙得脚不沾地。

       希尔不知为何见到他总是冷冰冰的,眼神里透着疏离,这让史蒂夫很是不解。

       梅琳达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见着他总爱给个大大的白眼,史蒂夫不禁怀疑是否只有菲尔能得着她的青眼。

       菲尔倒是客客气气的,就是每次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史蒂夫有些烦躁。

       小队里的其他人……他不认识。

       不对!不对!史蒂夫觉得有些儿不对劲,似乎缺少了什么,他苦思冥想了好几天,见了一拨又一拨的人,有朋友,有政客,也有媒体,还有一群莫名其妙迷恋他的男孩女孩们……但他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少了什么呢?究竟少了什么呢?

       答案调皮的玩着躲猫猫,史蒂夫不再出门,成天地坐在复仇者联盟大厦的楼顶,静静地不知望向何处。

       灰白黑三色是纽约白领们最爱的色调,连带着大厦周围也少了许多颜色,偶尔有那么一顶两顶红色的雨伞汇入灰暗的人流中,史蒂夫无处安放的眼神便会凝聚起来,脑海中画面闪过,快得仿佛出现了幻觉。无需托尼提醒,史蒂夫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开始衰老了。

 

    【春季里相思艳阳天,

      桃花似锦柳如烟,

      画梁呢喃双飞燕,

      心上的人儿啊……

      心上的人儿做客在外边,

      相思泪涟涟】

 

       春雷轰轰响起的时候,亚马逊的河水开始涨了起来,丛林里的一切都在苏醒。

       娜塔莎像条蛇一样地度过了寒冬,伸着懒腰钻出了树屋,又像只猴子一样三下两下下了树,身手矫捷地令人赞叹,即便她那微微凸起的腹部实在让人疑心。

      “嘿,卡奥,小心一点儿,你差点砸到我!”卡奥丢下一只可怜的小兽,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才不管她张牙舞爪地叫嚣。

       娜塔莎忿忿地拾起早已断气的小兽,走到河边小心地洗去脏污,血腥气引来一阵干呕,一时怜悯心起,为难地盯着沾满血迹的双手,小兽静静地躺在脚边,河水温柔地拂过它的后腿,显露出分明的骨肉来,终究是叹了口气“唉,我们人类的身体本来就是由无数动植物的尸体供养的啊……”一双灵巧的手重新忙碌起来。

      “滋滋滋”油脂滴入火堆发出诱人的声音,烤肉的香味蔓延开来,卡奥忍不住昂起头“嘶嘶”地吐着信子,粗壮的尾巴拍得落叶簌簌而下,纷纷扬扬盖了飞奔而来的毛克利一头一脸,怀中的蜂蜜滴滴答答漏了一路,身后一串儿捡漏的小可爱们同样被突然落下来的树叶盖了一头一脸,表情很是错愕茫然。

       见此情景,娜塔莎毫不客气地大肆嘲笑起来“哈哈哈~~~毛克利,你的样子真是太蠢了,还有你们,哈哈哈~~~太蠢了~~~咯~~~哈哈咯~~~咯~~~”双手叉腰,笑得放肆,无奈总被隔声打扰,笑得不够畅快,娜塔莎对此略有遗憾。

       毛克利挠挠头,跟着傻呵呵地咧嘴笑起来。

       娜塔莎顿觉无趣,嘟囔着“啧,傻乎乎的,跟老冰棍一样。”

      “呀!”毛克利突然一声大叫,吓了娜塔莎一跳,肚子一抽,小家伙不满地抗议了,娜塔莎赶紧轻轻安抚,顺便瞪了毛克利一眼。毛克利不好意思地歉然一笑,伸手指指娜塔莎背后。娜塔莎顺着毛克利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刚刚烤好的小兽不见了踪影,随即气急败坏地仰头大吼“卡奥~~~你!”不待说完,两只兽腿儿从天而降,正正砸在娜塔莎怀里,她愣了愣,忿忿地捡起一只丢给毛克利,恨恨地撕咬着剩下的那只,腮帮子鼓鼓地冲着卡奥比了个中指“算你识相!”

       而纽约的史蒂夫也在百花争艳的时候,终于想起来缺少了什么,可是没有人能够帮助他找回缺失的。

       站在复仇者大厦门前,史蒂夫仰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所有的人都在。

       唯独……不见伊人!

 

    【夏季里相思荷花透水香,

      蝴蝶飞舞采花忙,

      池塘内鸳鸯戏水多欢畅,

      心上的人儿啊……

      心上的人儿一去不知在何方,

      相思泪汪汪】

 

       夏天到来的时候,史蒂夫回到了瓦坎达,纽约没有她,纵然为人尊崇又有什么意趣呢!

       托尼倒是表示会继续寻找,一有消息即刻告知于他。

       瓦坎达的清晨和黄昏是最美丽的时刻,金黄的太阳从层峦起伏的山间升起,在波光粼粼的海面落下,漫天的霞彩妆点了瓦坎达的天尽头。天尽头,哪里有心上人儿的身影呢?

       史蒂夫的忧愁不止旺达知道,每个人都在猜想她会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可知道有一个老冰棍的相思已经成灾!每个人也都在悄悄议论着老冰棍的爱情之火是什么时候被点燃的呢?哎呀,真是好奇得很呀!

       然而,老冰棍的烦恼只有两个人能够开解,一个正在冬眠,近期没有醒来的迹象,而另一个……不知所踪。

       瓦坎达的夏天灰蒙蒙的,亚马逊的夏天闷热潮湿。

       娜塔莎的肚子又大了许多,不过行动还是那么利索。毛克利总是久久地盯着肚子看,满脸的好奇和困惑。

       卡奥不知道去哪里修行了,雨季开始的时候就不见了踪影。

       娜塔莎已经在树屋里待了一个月了,她觉得再不出门就该长毛了,于是在朝霞染红天际的时候做了一个决定。

       毛克利领着黑豹等候在因河水暴涨而宽阔了许多的亚马逊河边时,是茫然无措的,他不知道娜塔莎要做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他要离开这里了,生于斯,长于斯,一朝离别,总是伤感。可他又有些兴奋,前路漫漫,不知有着怎样的风景在等候着他。

       木筏在河面上轻悠悠地飘荡,亚马逊用难得的平静送别了她的孩子们。

       木筏悠悠,去向何方?毛克利搂着黑豹的脖颈,凝望着不断后退的风景逐渐变得陌生,掌舵的娜塔莎沉默着,碧绿的双眸闪着耀眼的光芒,如太阳,似星辰,毛克利只觉得骄傲极了!

 

 

    【秋季里相思丹桂花儿飘,

      梧桐叶落雨露儿凋,

      孤雁声声怜,

      寒虫儿吱吱叫,

      心上的人儿啊……

      心上的人儿路远山又遥,

      相思泪儿浇】

 

       秋风起的时候,毛克利跟着娜塔莎穿越了海洋和大漠,看尽了高山和平原,走进了一座神秘的城池。城门叩响的那一刻,毛克利有些紧张地捏了捏黑豹的耳朵,毛茸茸、软绵绵,莫名地便多了一份勇气,站在娜塔莎身侧默默地等候着。他不明白在等待什么,却也没有想要开口问清楚地意思,她说等着,那便等着吧!

       当一行人出现在他们眼前,其中一个明显激动地像是要哭出来了,踉跄着往前踏了一步,却又猛然停住了脚步,一脸震惊地盯着娜塔莎高耸的肚子,想哭的样子变成了茫然和无措,似乎又有些恍悟和激动,心情五味杂陈映衬着脸色五彩纷呈,显得有些些滑稽。

       不过,等不及毛克利笑出声儿来,娜塔莎已经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那个一脸纠结地男人化作了一阵风,带走了娜塔莎,留下了一群来不及反应的人。

       折腾了一天一夜,娜塔莎终于沉沉地睡去了,毛克利好奇地盯着摇篮里新鲜出炉的小娃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碰一碰她娇嫩的脸庞却又不敢,黑豹和“黑豹”在他身后大眼瞪小眼,交流着旁人听不懂的语言。

       新出炉的爸爸咧着一嘴儿的傻笑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一下摸摸娜塔莎的脸、亲亲她的额头,说些“你辛苦了,我很开心,我很意外”之类的蠢话,一下又盯着小娃娃的睡颜猛瞧,目光炯炯的样子,害得毛克利伸出双手护住自家漂亮妹妹警惕地盯住他,就连旺达也差点没忍住想要抱起小娃娃逃离这个“可怕”的痴汉。

       刚刚结束冬眠的巴基突然经受了如此暴击,深感“世界变化太快,我承受不来”,更何况床上的红发女人莫名地有点儿熟悉,但死活想不起来更多的信息,于是他决定还是继续回去冬眠好了,也许等到下一次醒过来就会想起什么。

       好奇宝宝幻世一直在思考着刚刚经历的,原来人类的繁衍是这样的啊…忍不住接通了和Friday的联系,向深度八卦爱好者·看热闹不嫌事大·大嘴巴花花公子·托尼详细描述了此番经历。

       于是,复仇者大厦“炸”了!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