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叶微笑

喵星人的两脚兽

《别样楼春》后记:天涯芳草无归路(下)

观此番外,纵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唯一声叹息……

烟雨楼春:

 


注意:BE 预警!不适者请绕道。


 


——————————————————————————————


 


明楼遇难同日,在海上漂了三天三夜的王天风,被福建沿海一个不知名小村落的渔民所救。随即,以台湾特嫌送至村民兵大队。当晚,刑讯致死。


 


“叔,今天的月亮真好。”


“嗯。”


“叔,这海滩上好安静。”


“嗯。”


“一个人都没有。”


“嗯。”


“叔,这袋子越来越沉了。”


“闭上嘴,用力拖!”


“叔,我……我腿软……”


“你个没出息的,这就怕了?他是台湾来的国民党特务,死有余辜!”


“可我们应该把人移交给镇公安局,怎么,怎么这就给弄死了……”


“你个榆木脑袋!我问你,你还想不想给你那瘸腿的兄弟娶媳妇了?啧啧,瞧瞧这个!”


“这……这是金子的吗?怎么白花花的?”


“不是金也是银!我告诉你,我一眼就看出这对戒指是值钱货。那,瞧这还有歪歪扭扭的外国字儿,保准换个百十斤全国粮票没问题!”


“叔,我们这,这不是谋财害命吗?要挨天打雷劈的!”


“你个浑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你叔可是堂堂的民兵队长,候补党员!我们这是铲除敌特,是天大的功劳!快,绑上石头把他推进海里。”


“叔,我……我还是有些心里发毛……”


“怕什么?我们这是革命!毛主席说了,革命就是暴动,暴烈的行动,懂吗?毛主席的话你也不听?快点,绑石头!”


“那,其它这些东西怎么办?这封信,还有这个黑黑的卷……”


“傻瓜,那叫胶卷!不管它,塞进衣服里一起沉了!”


 


那一夜,风平浪静。


月光尽情洒在海面,照着那个重重绑缚石块的躯体,带着战友用生命换来的金门及周边岛屿军事部署图,缓缓沉入水底。


良久,一片纸笺轻轻地浮了上来,在水面上展开,遒劲潇洒的字迹于月光下清晰可见。


 


曼春:


 


我暴露了,抓捕的人应该已在路上。送疯子走前,匆匆写这封信给你。昔日林觉民一纸《与妻书》,曾让你痛哭涕泣哀戚不已,我拥你温言抚慰很久才哄回来。不想今日,我亦要以一笺绝笔来与你永诀!


犹记江边话别之夜,劲风飞扬起你的长发,我紧握你手迟迟不忍放开,你含泪对我微笑的模样至今深印脑海,历历清晰宛如昨日。曼春,我深知要你离我而去的残忍,亦明白你彼时违心顺从,只为让我安心,没有负担地轻装上阵。我许诺胜利时拿着戒指来娶你。悲哉!忽忽十七载,竟终未有机会得偿此愿!可曾后悔,没有坚持随我一道返回上海?可会怨我,对你的诺言一件也没有实现?人,终究是回不去了。就让疯子将这对戒指带回你身边,代替我陪伴你吧!


曼春,对不起。本想你在根据地安安稳稳养胎生产,谁知蒋介石同室操戈背信弃义。累你在部队紧急突围中艰难分娩几乎丧命,而我却在歌舞升平的大上海觥筹交错美酒佳肴。七号首长于你亲如家人,不幸皖南遇难。你产后虚弱无依,还要承受此丧亡之痛,我竟无法尽一丝丝为夫之责,无法伴你身边开解劝慰殷殷照拂。及至你临危受命,毅然离开才三个月大的孩子们入华北伪政府协助明台,我都不忍、亦无法想像你的苦痛和坚强。曼丽后来告诉我,你暗地里流了多少泪。在北平深入敌后,又多少次解救明台于危难间!曼春,欠你太多,无从弥补。每思至此,心如刀割。潸潸泪下,愧悔难言。


明朗、明澈,今年已十六岁,我没有尽过一日做父亲的责任。大姐早年持家,含辛茹苦教养我兄弟成人,到头来还要为我抚育幼子。曼春,我明楼一生俯仰天地,却有负家姐,更愧对至爱。你能够原谅我吗?


抗战胜利后你所遭遇的种种委屈和不公,我一直都在向组织写材料为你澄清申诉。曼春,不要绝望!你为党,为国家所做的贡献和牺牲,没有人能够抹煞。打造一个崭新的世界每一步都是摸索,这其间难免会犯错。每一个新制度都有它成熟和完善的过程。答应我,无论怎样的境地,不要怀疑我们为之奋斗的信仰,不要放弃对美好明天的希望。相信我,误解总是暂时的。相信人民,终有一天会看清楚真相。你曾对我说,家国天下,搏尽无悔。人生的最大慰籍和最后救赎,是生死不寂寞。在你感觉黑暗无边,孤立无援,仿佛整个世界都背弃了你的时候,请记得我和你在一起。还有阿诚,曼丽,明台……他们都在,家也在。我会在天上守护你,守护着我们的家园。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家国不负卿。吾心至爱,此生终负盟约,累你空待,虚度韶华。现在,轮我来等你,可好?黄泉路上,奈何桥边,我等你持这一对婚戒,笑靥如花,再唤着师哥扑入我怀。你千万不要急着过来,我怕你错过沿途的风景。曼春吾爱,我说过我们本就是一个人。我没有走完的路,没有完成的事业,没有看到的太平盛世,希望你能够带着我,忍辱等待。等着沉冤昭雪,走出囹圄,去看一看我们用青春爱情鲜血生命换来的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时间紧迫,只言片语未足道尽牵念之情。然你知我至深,亦无须多言。就此诀别珍重。望来世花前月下,得偿此生夙愿。持手相依,伴卿终老。


 


丁酉年正月十八于台北,明楼草书。


 


海水轻荡,飘逸俊朗的字迹渐渐晕染开来,终不可辨。


 


薄薄的信笺如一片凋零的枯叶,随波浮沉,消失无踪。


 


——————————————————————————————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有多少爱恋只能遥遥相望,就像月光洒向海面。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有多少爱恋今生无处安放,冥冥中什么已改变。


月光如春风拂面。


 


——李健《假如爱有天意》


 

评论

热度(69)

  1. 思远人烟雨楼春 转载了此文字
  2. 枷叶微笑烟雨楼春 转载了此文字
    观此番外,纵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唯一声叹息……